程一

我不相信命运 但我相信奇迹.

关于恋与扑克牌

刚刚在微博看到有太太建议叠纸出恋与的扑克牌
我觉得这个脑洞实在是非常棒了!!
首先四个男主对应四个不同花色
大王是彩色的就对应悠然也就是queen
小王黑白的对应黑悠然也就是黑queen
其次卡牌的卡面就直接是游戏卡面以及那张卡所对应的台词
啊啊啊光是想想就好有收藏的欲望hhhh
想我这种又穷又非的都想囤几套收藏了诶嘿嘿

【朱一龙x你】好逑

(一)
这个小朋友长得真好看。
关于我对他的初见印象,多年后的龙龙委屈的谴责了我:“原来你认识我的原因是见色起意!”
我笑嘻嘻,“可你是真的长得好看呀。”
龙龙眨眨眼睛,“也就…普通好看。”
这个说自己是普通好看的小男孩正在拼积木,长长的睫毛落下,投下一片蝶翼状的阴影。发丝软软的垂下,看起来很乖很乖。
我有点心痒痒,跑到他身边戳戳他:“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玩积木呀?”
他抬眸看过来,黑曜石一样的眼睛里盛满了星星,偏偏他还弯起眸子,歪头对我说好。
乖乖。
我大抵是要溺亡在这一小片银河里了。
(二)
龙龙小朋友绝对是整个幼儿园最乖的小朋友。
拼积木的时候很乖,吃饼干的时候很乖,就连午睡睡醒的时候翘起来的头发也很乖。
而我就不一样了,我总是想把他变得不乖一点。
我带他爬树,带他捉小虫子,把他一头软软的头发揉得乱蓬蓬。
他每次会带着不符合他年龄的无奈表情对我笑一笑,然后乖乖跟在我后面。
两个小团子就这样一起长大了。
直到,幼儿园要毕业了。
(三)
我们是被两家大人一起送去学钢琴的,约好了在毕业典礼上出一个四手联弹。
本来是没什么感觉的,直到他穿着小礼服,带着领结走到我身边的时候。
和他平时……一点都不一样。
一种后知后觉的仪式感和隆重才慢慢从我心里蔓延开来。
要毕业了呀。
尽管和他被分到了同样的小学,我还是有点不舍。
不舍滑滑梯旁边的大树,不舍每次都多给我一块饼干的老师,不舍那个明明怕虫却给我捉蝴蝶的,那么小的龙龙。
一颗糖被递到我的面前。
我愣愣的接过糖,触到糖纸上熟悉的温度。
龙龙小朋友趴到我耳边小声说,别紧张,龙龙哥哥在呢,你彩排得很棒的。
切,还龙龙哥哥呢,明明只比我大一个月。
但是我还是攥紧那颗糖果,一下子好安心。
(四)
我们坐在聚光灯下的琴凳上,按下琴键。
高低音星星点点的漾开来,很温柔地诉说着那些我才开始慢慢理解的情绪。
名为《童年的回忆》。
曲罢,我站在聚光灯下,站在他身边。
一起鞠躬的时候我侧过头望着他的眼睛,他的眼睛那么亮,弯成大大的弧度。
我一下子觉得,他好让我骄傲。
(五)
龙龙折纸很厉害。
我也是三年级才知道。折纸课上漂亮的彩色纸在他手里翻飞出奇妙的图案,有青蛙,有宝塔,有小风车,把折纸老师也惊的连连夸赞,夸的他耳朵尖儿红红的,只知道笑了。
我有点小小的不开心,这家伙什么时候会的折纸都不跟我说。我一定要在体育课的时候把他拽到操场的小角落凶狠地质问他!我气呼呼地想。
结果体育课的时候他先把我拽走了,背在身后的小手伸过来,是一只很漂亮的纸蝴蝶。
他小脸红扑扑,很认真很认真地把纸蝴蝶别在我的头发上。
我……
哎。
我一点火都发不出来,心里软乎乎的像有只小猫,只会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看了。
(六)
龙龙上初中就不准我叫他龙龙了,很严肃的和我说,要叫一龙或者直接喊朱一龙。
我是不喜欢喊他大名的,只好委委屈屈的喊他一龙。
但是叫了那么多年的称呼突然换了多不习惯,所以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……
“龙…一龙,昨天数学作业借我一下!”
“龙…一龙,今天食堂有鸡腿诶一起去吃吗!”
“龙…一龙……”
久而久之都有同学来问我,为什么要叫他龙一龙了。
他也对此十分无奈,只好勉为其难的允许我龙龙龙龙的喊他。
诶嘿嘿。
(七)
又有小女生通过我给龙龙塞情书巧克力小饼干了…
我气鼓鼓的一股脑儿丢到他怀里,揣着一种一种莫名其妙的别扭不去看他。
顺便还有对当今男生审美的怨念。
“龙龙为什么你收到了那么多情书!为什么都没有人给我送噢!”我越想越郁闷,撕开一袋不知是哪个女生送给他的小饼干就开始大嚼特嚼。
“……哪有人会对没收到情书那么怨念的?”龙龙无奈,揉了一把我头顶,把之前收到的巧克力推到我前面,“别生气啦,巧克力吃不吃?”
“吃吃吃!”
龙龙看着小姑娘吃的欢快的背影嘟了嘟嘴巴。
不准这群男生给她塞情书!
(八)
我和龙龙高中了。
我忙的脚不沾地,早已习惯的每天和他放学一起走回家已经无心聊天,头埋在题海里一抬就是一天。
我放在龙龙身上的注意力越来越少了。
其实我自己也有意识到,但是以要好好学习考上心仪的学校为由,勉强喂饱了岌岌可危的良心。
直到有一天龙龙把我从题海里拽出来,我很不情愿的放下笔,却僵在原地。
因为我听到他说,他要考北电。
他要去追寻理想了。
他的理想是当一个超级棒的演员,我一直都知道,有时也会开玩笑的喊他戏精龙,但那些长远的未来,我从来也就是想想而已。
而这一天,居然这么快就到来了。
那个从来就站在我背后的男孩子,那个已经长的比我高好多的男孩子,那个我在熟悉不过的男孩子。
他说,他没办法再站在我身后了。
我的背后,一下子就空了。
可我怎么能把他留住呢,他本来就是要飞的。
我咬紧牙关,抬头给他一个笑,要加油噢龙龙,很期待在电视上,见到你。
他似乎是松了一口气,又好像红了眼眶。
他再一次把手放在我的头顶,很温柔的顺着头发捋过去,轻轻的,一下又一下。
我故意凶凶的跟他说,把这几年的份都捋够了,一定要好好的冲着梦想过去噢!
他一下笑了。
转身离开之前他伸出双臂,给了我一个轻轻的抱抱。
我听见他在我头顶轻轻说,我会很努力很努力的,不会让你等很久。
我的男孩子啊,你马上就要经历截然不同的生活,会进入一个我从不熟悉的圈子,会交到我从不熟悉的朋友。
但是请飞吧,飞高一点。
再飞高一点。
(九)
龙龙北影毕业的的第三年,想他。
而他新拍的电影也要上映啦。
我兴冲冲的跑到电影院里去看再生缘,看见这张熟悉的脸逐渐长出不熟悉的棱角,看见那个青涩的男生的眼神有了更深沉的东西。
我的龙龙,好像长大啦。
晚上我约了他出来吃饭,看到他这样笑嘻嘻的站在我身前的时候,我又觉得,他其实一点也没变呀。
我本来是约他吃西餐的,大家都长大了,总该有点变化和仪式感不是。结果一见这人就把我往一家以前常去的大排档拖,美其名曰“怀旧”。
“其实你是自己想吃了吧?”我睨他。
“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也想吃。”他拍拍我的脑袋,笑得一脸大尾巴狼。
………这人!
可我看也看不够,哪舍得和他生气呢。
(十)
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,关于生活,关于理想。
事实证明两个酒量都很糟糕的人即使喝啤酒也不能改变什么。
他说他的朋友和搭档,他说很想念家乡的菜,他说拍戏很累但也很有趣,他说他会继续努力下去。
他说我喜欢你。
他说喜欢你,喜欢你,喜欢你。
一直都喜欢。
我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流动一下子快了一倍,酒意一下子无影无踪。
我深深的望进他眼里,望进他黑曜石一样的眸。我突然想起来我第一次见他。
嘿嘿,拼积木附赠个龙龙。
他眼尾氤氲着一点酒气蒸出的红,这样看着甚至有些委屈,眼睛眨的有点儿快,哟,这还紧张上了。
有什么好紧张的呀,我怎么可能有第二种回答。
他呀……
闷闷的不善言辞,连表白也那么没有新意。
可我怎么会一下子脱口而出“我也喜欢你”呢?
一定是喝醉了,对,一定是喝醉了。
(十一)
我恍惚啊恍惚,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从床上醒过来,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。
天哪,太刺激了。
这太阳公公一升一落,我就成了龙龙的女朋友啊。
(十二)
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就都有我和他啦。
我陪他一路走,从大明嫔妃走到新边城浪子,走到一入梦就是小雪稷儿二花生哥。
诶嘿嘿,多什么,都是我的。
当然啦,我也陪他经历期待和失望,最终祭以岁月,沉淀成一个温柔平和的朱一龙先生。
在这浮躁的人间里,我们会一起把自己打磨成更优秀的存在。
只是我的星星啊,你别走太远,改成更亮一点好不好。
(十三)
镇魂开播的热度让他和我都吓了一跳,于我,欣喜之余更多的是感动和欣慰。
我的星星啊,他们终于看见你了。
于是我天天抱着微博乐不思蜀,p表情包抢热评喊他哥哥样样都有我一份。
嘘,别给他听见啊,要是他知道我id就糟糕了。
…啊,忘了说了,那什么,我id叫居夫人啦。
我还有个爱好,就是在朱一龙48里到处爬墙。
每天他都要问我,今天爬到谁墙头了呀?一边笑得无奈又宠溺。
“今天爬到面面墙头,你是谁呀。”我故意逗他。
“唔……既然你今天爬到面面墙头,那我就是面面啦。”
“哼哼,你爬到谁墙头我就是谁,反正你怎么爬也爬不出朱一龙48。”
这已经成了除早安吻外每天的定时活动,怎么都不会忘啦。
(十四)
我是大清早被手机提示音吵醒的。
粉丝突然爆炸的微博一下子让我不知所措。
我翻呀翻呀翻到最上面。
“朱一龙 关注了你”
“特别关注:朱一龙:提到了你:给居夫人盖个官方章/呲牙/呲牙/呲牙”
(十五)
谦谦君子,小女好逑。
朱一龙先生呀,我曾以为你是遥远星斗,是异乡梦境,是太平洋那一头的漂流瓶子。
却不曾想过星斗落入怀中,梦境夹在书里,漂流瓶子横越过太平洋奔到我身边。
你的眉目刻进快门。
你住进我心里。
眸间星是天上星,枕边人是意中人。

关于元白的一个小脑洞

“唯梦闲人不梦君”
“同心一人去,坐觉长安空”
“烛下樽前一分手,舟中岸上两回头”


“苍苍露草咸阳垄,此是千秋第一秋”
这句我是真的……惊为天人……
我会用一千个秋天思念你,今年的秋只是漫长时光中的千分之一。
我看见秋日里的阳把万物凝固在一片暖乎乎的琥珀里,像是上好的金骏眉沥下半盏,清亮亮暖汪汪,盈盈跃动的欣喜扑腾在寒意未至的大地。
可有一人站在红叶林里,任凭未散的晨露一滴滴濡湿他的肩他的发。
他的眼睛。
多冷啊。
那是白居易在等你,他和他许诺的千分之一。
——借我一场秋啊,可你说这已是冬天。